Diego专栏:百届环意落下帷幕,自行车运动何去何从?

1495044258254770.jpg
图片©环意赛官方
 
汤姆·迪穆兰最终获得了百届环意的冠军,这位荷兰选手达成了自己职业生涯到目前为止的最佳表现,他从哥伦比亚人奈罗·金塔纳瘦弱的肩膀上夺过了粉色领骑衫。文森佐·尼巴利在使出全部力量后成功获得了第三名。那么刚刚落下帷幕的百届环意,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呢?
 
首先,我们看到了在过去十年间几乎消失了的一类车手原力觉醒。没错,那就是擅长爬坡赛段的强壮骑手。五夺奥运冠军的米盖尔·安杜兰就是这类车手的代表之一。在计时赛中,这类选手有着令人影响深刻的表现,同时又能在常规爬坡中具有强大的竞争力。迪穆兰在萨格兰帝诺的胜利、在蒙扎至米兰最后一个计时赛段中夺取第二名、在布罗克豪斯的优秀表现在,以及在欧罗帕圣殿之顶的成功,已经充分证明了他就是这样的车手。迪穆兰甚至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:“不,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能夺取环意大利自行车赛的胜利。也许会吧,在未来的某个时候,或者在某个人品大爆发的时候,但绝对不会是在今年。能获得前十对我来说就是非常开心的了。如果我完成了前十的目标,我就会为我的努力感到欣喜。”不过他后来承认了自己目标成为最好所做的巨大努力:“没错,我的个人风格和安杜兰十分相似,但我现在达成的成就和他的比起来就显得微不足道了。我是怎样提高上坡能力的?事实上我过去的表现也不是很差,我只需要更加先进和艰苦地训练。我参加了几次集训,尽可能多的关注这一方面的训练。”
 
百届环意的赛道是专门为迪穆兰设计的吗?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这样,事实上百届环意本来打算吸引克里斯·弗鲁姆(Chris Froome)参赛。这是组织方的原本计划,他们想要为这个赛事的世纪纪念创造最佳观赛体验,邀请世界最佳爬坡选手奈罗·金塔纳、意大利最强选手文森佐·尼巴利,以及三周赛的最佳骑手英国选手弗鲁姆前来竞争。但弗鲁姆并没有报名参赛,所以比赛就为荷兰人迪穆兰创造了良机。很多赛前分析都不相信迪穆兰能够夺得环意自行车赛的冠军,而他们现在仍然对他的惊人表现持怀疑态度。在媒体中心,怀疑迪穆兰使用违禁药品的声音层出不穷,我倾向于相信他没有服药,因为他还很年轻,并且在环西班牙自行车赛上遭受了巨大打击,他曾在一个赛段当中失去了所有头衔。
 
在本次环意比赛当中,我们看到了相似的场景,没人能忘记他脱了裤子跳进灌木丛的场景。这向人们展示出他的不足,有时候迪穆兰并不能很好的掌控自己的情绪和感情。他可能是在比赛当中摄入了不当的食物,但也有可能是因为过度紧张。不仅如此,尼巴利认为他有一点点自以为是,毕竟迪穆兰对着电视记者说:“我希望尼巴利和金塔纳丢掉比赛胜利。”这可能只是因为他年轻气盛,但要成为一名真正的冠军,这些是必须克服的情绪,安杜兰就永远不会说这样的话。
 
百届环意传递出的另一个信息,是现代自行车运动的概念。佳能戴尔车队的皮埃尔·罗兰(Pierre Rolland)在卡纳泽伊(Canazei)第十七赛段胜利后的发布会上,已经为我们充分解释了:“我更喜欢侵略性骑行,我不管结果如何,我只是冲刺。这是我比赛的方式。现在的选手们一直都蓄势待发,蓄啊蓄啊蓄,但等你蓄太久了,比赛都结束了。今天我的方式成功了,我非常非常开心。我爱我的运动生涯,以及这段精彩的比赛。”这是自行车运动的空想版本,事实上这样的骑行方法已经在慢慢地消失了。现在的车手们努力花费尽可能少的能量,他们不想冒任何风险,或者至少尽可能少担一点风险,总排行榜毕竟是有限的,这就是为什么失误几乎不可能被弥补。
 
是非成败,蓄势待发的策略才是自行车运动的未来,我们也许能看到越来越少的凭本能比赛的骑手,而是看到越来越多的“棋手”。这是否是现在最好的比赛战术呢?不久的环法自行车赛,我们能得到这个问题的答案。
 
翻译:Thomas Hsu

关注骑乐网微信号:qleme520